碎片

1

不知过了多久,我醒来,宿舍内空无一人。

走在楼道中,鞋底与地面摩擦的声音回环往复,就如同踏着海浪,海风吹在脸上。但现实只剩刺鼻的厕所味,稍微有点让我干呕。

可悲,那不堪一击的想象。

或许吃完饭能好一点?我将泡面上的盖子撕开一个小角,慢慢倾倒各种“包裹”,一个不小心其中一个掉在了地上。“妈的!”我小声骂道。但并没有谁能听到,除了我自己。

再次出去拿水卡接热水,到现在水卡里的钱还没低于4块。接一次热水0.03元。真的不能再少了。不小心接水接过头漫了出来,怕又是贪心贪那么些随着惯性而流出的几滴热水。

回来按了下空格键继续播放,甚是清闲。

孤独的宛如世界末日,只剩下我一个幸存者。多好。

有时总不切实际的幻想这幻想那的,虽然知道不可能,但好歹让我意淫一下吧!

比如一人寝什么的,到不是和室友闹不和,只是曾经一个人在长春生活了半年后,已经彻底习惯一个人的生活,甚至乐在其中。我精力有限,我能保证自己的生活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但我可控制不了周遭的客观因素要怎么变幻。索性破坏掉周遭,把变量控制到最小,一手掌握。

以上仅为井底之蛙的片面之词。不必在意。

2

高数简直不是人上的,比如特别容易困什么的。我没开玩笑。真的。什么定理什么差值什么函数什么正导,能吃么。看不懂听不会。突然想起来自己是理科生,又突然想起来自己的高中班任教的是数学。哦。那啥我先睡会哈。

或者不睡觉也是玩手机看小说。有点梦回小学的时候,不对,不是小学。是初三。初三那段时间对于某些学生,老师已经不再管,你爱咋地咋地,别惹事就行。很不幸的我加入了此次行列。并带领那些“愣头青”成功的脱离了小孩子逞能打群架的深渊,跳进名为“小说”的另一个深渊。言情的推理的悬疑的恐怖的,只有我没时间看的没有我不想看的。一本看完去搜寻下一本,那看完的怎么办?放心,总会有下一本。“好”学生传阅的是标准答案,而我们传阅的是非标准答案。每本书每个人都有自我感悟和理解。弄的各个都是半吊子文艺青年,别笑啊,到现在都是,时不时写点散文啊啥的。就像现在。

高考前海誓山盟的规划,什么实况什么翻唱什么游戏什么编曲,仿佛被作者钦定主角般自信,到现在都佩服我能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那些话。就仿佛还不够自虐似的,我拿出手机,打了个哈欠,都不做收敛,岔开腿开始刷微博,时不时笑两声示意一下我根本没有听课。不知曾经的我看到此时此刻会不会气的发抖,明明就是个烂人,还能给自己找一堆理由推脱。

学不来学不来。当然我也不想学。

真让人嗤之以鼻。

哎呀你激动些什么啊,我说的是高数。你以为我说的什么?

3

请了假,虽然可以睡到中午却很早就醒,没办法,只要一有事情,哪怕昨晚睡的再晚,都很早就起来。

薄情的生物钟。

收拾好行李,穿好新买的衣服,站在公交站等公交车,天气不算冷,我想大概是中午的关系吧。

上车后戴上耳机,恍惚间隔绝了世界。

音乐从某个空间传来,忽略了客观事实,硬生生将我逐渐淡忘的记忆一点一点的彻底摔碎。

明明听的见那清晰的声音,但低头一看,只剩碎片。

或许还能依稀辨别一两个独树一帜的记忆,但也仅此而已。

降噪功能真让我爱不释手,想用我仅有的才学去赞美它,它真的太完美了,完美到完美过滤掉车上的语音提示,莫名其妙就下了车,才发现下早了,心中默念三字真言:草你妈。

唉,我要死了。不是气的,而是冻的。

刚刚还觉得挺暖和的怎么现在就嫌冷了,矫情的戏精。

逛了一下午的商场,什么都没买。

不是没有让人眼前一亮就是想剁手的商品,不,我没想象中那么高尚。

我只是没钱。

我扫了一眼负数的资产,默默的拿了一桶泡面,连火腿肠都没有买。

快到开车的时间了,我托着行李进入车站,面前是连接一楼与二楼的扶梯。

我望着逐渐上升的自己,那么的遥不可及,而回头看,我看见了逐渐变小变透明然后彻底消失的自己。

他再也没有出现过。哪怕一次。

“请出示您的身份证及车票以便工作人员检查。”

“好的,谢谢”

4

临近期末,周一就开始考试,但复习的笔记连看都没看。

到是把缓存的动漫都看完了。

本末倒置,不知悔改。

总觉得有些事情是每个人必须经历的,它或许会是美好的,或许是痛苦的,它回忆起来总是难以启齿,最后却变的不足一谈。

可能当我能对所有事情都持有这样的态度的时候,就真的想开了吧。

但有生之年就够呛了哈哈哈哈。

我还未看遍大好河山,何必终日居于茅厕。

但我想,连居于茅厕的耐心都没有,又有何资格去看遍大好河山?

人生的悲哀莫过于你看穿了一切,却没看穿自己。

洞悉这人世间的悲欢离合,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不屑于同流合污,却也不认为自己出淤泥而不染。看着沦为猪狗的所谓人类上演一幕幕喜剧,唏嘘不已。因为喜剧的内核,是悲剧。

而人生更大的悲哀是你用那仅剩的善意没有拆穿别人,却用最肮脏的恶意拆穿了自己。

何必去纠结于配角的恶俗趣味,真善美只配主角拥有,不是么。

最大的敌人不是利益,是时间啊。

那残酷的无限延绵却一去不复返的时间啊。

人怕长生不老吗?

我怕。

因为我不想戴着罪恶的镣铐从始至终。

早死早超生怕也不过是如此吧。

但谁又知道有那么一天就能找到那把打开束缚的生锈钥匙呢?

好吧。那就这样吧,怀揣着并不存在的希望苟延残喘。

苟延残喘。

5

“你说摔碎的瓶子还有用么?”

“有些东西坏掉了就直接扔掉吧,垃圾就是垃圾,不要总想着把他变废为宝。让人徒增烦恼。”

Lonero

2017.12.24 02:16

2017-12-24 评论-1 热度-1 散文
 

评论(1)

热度(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