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暗光:Wave your flag

Wave your flag

1

现在正用着不太老的笔记本码字,没有网,没有游戏。

WPS的背景被我调成了绿色的护眼模式,右下角的电池图标也插上了电源。

 

中午与母亲逛了整个一条街只为给我买一条大小长短都合适的裤子和一件不太过时的衬衫。

回到家已经三点多了,阳光正慢慢的向西落去,寒风不带一点水汽,云却一点都没有什么变,夏天或冬天都那么如点缀般存在。

 

不知谁下的歌曲在歌单上,挑挑拣拣,一百五十多首歌曲,现在只剩下四十首歌,我点击播放键,那指向右边的等边三角形带引音乐向前去,进度条闪着光冒出音符向前走着,而我的时光却是不稳定的摩比斯环,倒退过去不断回忆。

 

2

《后来》刘若英

这首歌在很久很久以前我便会唱,很久很久的以前,当时DVD机简直就像VR技术那样让人惊奇和好奇,如果家里有个能放光碟的机器,那么至少证明这一家还有些闲钱,因为很多人都对于它抱有可有可无的态度,但是逐渐兴起的光碟出租屋证明了此时DVD机在每个家中的重要性。

那个扁扁的反射着好看七彩光的碟片,仿佛打开了另一个世界的大门,各种类别与风格的电影、连续剧、动画片成了茶余饭后的娱乐。

那些一个一个码好的光碟,现在整齐的放在某个角落,只是它不会再被开启,不同于往常所期待的那样。

就像这首歌,《后来》,学会了爱,又怎样,有些人已经离去,不再回来。

那些在光碟上肉眼看不见的凹凸不平折射成对未来的期望,对未来的渴望。

只是现在电脑都尽力的抹除光碟的存在,唱片也不再标榜卖出多少万张光碟,而这所有改变,都还未超出半世纪。

那些我们曾经所追求的一切在未来发达的科技脚下都那么的渺小与不屑一提。

只是他们永远不会懂得属于这个年代的美好时光,就像现在我们永远不会懂得一辆自行车一匹红布一斗米隐藏了多少感情。

这属于我们人类的悲哀,无限循环。

这首歌很久很久以后还会有人唱吗,刘若英还有人记得吗,十七岁的仲夏还有谁会推崇?

歌会过时,人会老去,青春也会不再,但时光在记忆中永远是崭新的,没有任何东西能将其陶铸成句点,截止于年少时的星空下。

命运是不可改变的,时间将时间淘汰,理论把理论否定,但没人能淘汰记忆,没人能否定时光,以后会有飞船形汽车,超音速公路,可变形成任何物品的手机,甚至在矩阵中建立新世界,但不会再有磁带,不会再有CD,不会再有MP3,不会再有这些所谓过时的音乐传播方式,这些只属于我们,属于我们记忆中的时光,带着微微有噪音的耳机按着很硬很不好的按键,随身听发出启动的嗡嗡声。

那是最美的声音。

 

3

《旅客》牛奶咖啡

有梦想的人是伟大的,因为他们知道自己要干什么,所以他们要为未来而努力。

 

总有人踏上这条名为梦想的不归路。

 

然而走着走着,有人发现自己走偏了,有人发现同伴不见了,有人发现对面的路变得黑暗了。

有人想回去,有人想退缩,也有人想逃避,然而没有人能全身而退,没有人。

 

这城市的高楼成屏障挡住一切冷风,却在屋内用高昂机器去制造干冷的空气,谁用丝绸般毯子裹住全身,想着阳光的温暖。或是用各类添加剂防腐剂调和而成的冰激凌,只要标价高的咂舌,便有可观的客流量和纯利润。

 

那些坐在星巴克抿着拿铁用手机刷头条的你,站在拥挤的地铁还紧抓着杂志却昏昏欲睡的你,在一条泥泞的小路留下一串脚印背着吉他拎着画板抱着厚厚的资料的你,哪一个使你快乐?

这世界光怪陆离而你颠沛流离。

 

小学时,我们渴望着上初中,上初中时,却时刻不想着高中生的英姿飒爽,然而上高中时又告诉自己受苦不过这最后一年,毕业后远走高飞,上大学又觉得简直埋没人才,大四才开始实习,毕业了终于找了工作,有了家庭有了孩子,却又想回到过去,回到小学,那个小小的群体。

 

或许最后,我们每个人,都会,都会变成那个逆着人群肩膀的旅客,那个因笑容而哭泣的那个旅客。

 

小B暑假回到这里,跟我讲述大学的生涯,选择法律的他大二就开始实习,还有一年半就毕业了,而此时B擦了擦鼻涕说他得了鼻炎。当初他用闪着期待的眼光踏进火车,载着梦想驶向远方,对于不算高的成绩来说,大学生活是另一个证明自己的转折点,然而现在他攥着纸巾和我说,我不要呆在那里,我要回来,太累太难了,环境也不好,这里100元能吃一周的早餐,那里100元可能一顿都不够。

我习惯的沉默着,报以微笑。

 

那些要放飞梦想的有志青年,你们在那?那些怀揣渴望的追风少年,你们在那?

我不知道我的未来,是否会是这样,看着上海密不透风的高楼将视线锁死在半空,也将未来锁死在这大城市的半空,不上不下,供人茶余饭后抬抬头看看笑话。

但我更不知道的是如果我没有梦想,没有做一个旅客,我的生活,会是怎样。

 

过往值得回忆,但未来也值得期待。没有什么事情是偶然的,也没有什么结果是绝对的。

难道不是吗?

 

我也要做一个旅客,就算最后我会失望的逆着人群肩膀努力找寻回家的路,但至少我还有这一路走来又回归的沿途风景。

加油吧,未来。

 

4

《Wavin Flag》K’naan&Apos

旋律好熟悉,是我最爱的可口可乐。

 

可口可乐当时请了好多人好多明星各种版本的《旗开得胜》,大街小巷都在单曲循环这首歌,当时学校搞的小联欢还有人唱这首歌。

 

第19届世界杯足球赛。

那是我记忆中的第一个世界杯,第一个堪比奥运会的赛事。

 

那年夏天因为世界杯都燥热起来,连我这个对运动不感兴趣的人都好奇的去看世界杯。

而去年也刚刚在酷热假期中再一次上演足球大战,我也依旧伪球迷般看着转播的决赛。

那是怎样的感觉?

 

草茵、汗水、欢呼。

杯壁上的泡沫、胸前的口哨、房间内的国旗。

 

四年一次的世界杯每一次都能刺激粉丝的神经,刺激商家的眼睛,刺激每一个人的心灵。

那不是什么爱好,那也不是什么炫耀,那是人最本能的感受。

 

狂热。

这是任何东西都消除与抹杀不掉的感受。

 

就算生活再艰难,就算社会太势力,就算这世界有99%的人告诉你说:“想生存,要谨慎!”

但还有那1%的人告诉你,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而那1%的人,我希望,是自己。

 

我也渴求我内心的那盏灯永远不灭。

永远像孩子一样对未知感到好奇而不是恐惧;像白纸一样对看似反于常理的事物接受而不是反对;像傻子一样对所有人都报以真心而不是提防。

 

狂热这个词对于很多人来说竟然是个贬义词,就好像成熟稳健这个形容词就是褒义词一般。

 

每个人都不想长大,但每个人都不可避免长大,当初所厌恶的一切都成了每天追求的目标。

想起有个人说,你最终变成了以前你所讨厌的人。

这话很俏皮,但应验在大多数人身上。

 

那个曾经对钢琴对画画对手工对单车对文学感兴趣的你,现在真的快乐吗?

难道还打算用那些所谓的勾心斗角去赚得幸福?

别天真了。

你做的哪一条,你办的哪件事,和你当初所钟爱的兴趣有关?

你加的哪个班,你写的哪篇文,和你当初所追求的爱好贴边?

 

 

并不是现在就丢掉一切甩掉所有拥抱大地游走森林,而是摆正心态调整生活,并不能像年轻时那么疯那么闯,但也别顶着黑眼圈拽着自己都不懂的术语去过着每一天。

 

我希望每个人都不忘初衷,做自己。

如球场上各个猛将心中不灭的火,那是对足球的热爱,对运动的热爱,对世界的热爱,没有奖杯,没有国界,只有这宽广足球场,和亿万观众的浪潮。

草茵上律动的身影、挥洒着运动的汗水、呐喊着快乐的欢呼。

不为别的,只为狂热。

 

多年后,我们依旧能从七点开始玩桌游撕名牌自己做午饭做了两个多小时等菜上全一半都凉了通宵到凌晨眯着眼看电影还不忘尖叫两声;不顾形象的哭着鼻子倒在自己最爱的人的肩膀却不说一句话狂喝酒喝的吐了一地还拿着瓶子要喝,风风火火的为新奇的想法与创意找材料找公司找工作室就算资金不足也要不顾一切的策划着新的创意。

人老心不老,我们是最年轻的我们,我们是最疯狂的我们,我们是最快乐的我们。

那一张张合影中无邪的笑脸,

像那飘扬的红旗,插在新鲜的泥土中代表蓬勃的青春。

大声唱着:“I am waving flag!”

 

 

2015.02.07

Lonero


评论

热度(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