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

0

和咲在网上从去年闹到今年,突然想起聚会这事。强迫其答应后咲自己又说换成吃火锅行不行,当然行,怎么不行,那天的火锅我都没吃上。馋了好久。

在讨论组讨论火锅都放什么,粉条海带地瓜片,再来瓶麻油和微辣汤底。

说来说去,才想起某位大忙人,初八给老人祝寿,可惜他有时间了我们却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下回一定要提前提前提前通知。当然择日不如撞日,这生日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无奈。

1

提前半天去咲家,计划着一下午玩然后剩下半小时买菜,就这样背着电脑去开黑,奈何队友坑爹。得了,去买菜吧。按着清单一项一项买,挑着分量最少的那份。抱着一大瓶可口可乐回来了。然后拖拖拖,拖到天黑,拖到接电话催,才又背上双肩招手打车,有人,招手,还有人。过道打车,不一会到了目的地。

2

早晨起来8点了,上完厕所发现借来的平板莫名其妙没充上电,气的想笑。因为每次聚会,总能有一堆事让我这位前天晚上威胁所有人要6,7点到地方的人啪啪打脸,虽然妥协到从7点到8点到8点半,最后到9点就是了。上次是父母也一起睡了过去,上上次是没算好时间着急忙慌才发现自己是游戏道具的提供者,还要带桌游。这次,则是。肚子疼……一早晨上厕所两次。然后又带着大小包。信息时代了,就带了几个桌游,然而其他的是家里的冻豆腐和现买的一斤半手擀面。打车到地方后发现我竟然是第一个到的。惊喜,感动。谢谢上帝。终于不让我打脸了。

不一会,宛如、小白Ayniy和苏雅EggySu就相继来了。

中午终于能吃上火锅,一堆人和蘸料斗智斗勇了半天。

1点的时候我姐给我打电话。大概5分钟?就来了。昨天听我们要聚会,还有Ayniy,就说要来。来了以后我们出去计划玩密室逃脱,去了某小区内的,最少的要等十分钟,最长的一个多小时。而那十分钟的我还玩过。转战另一个密室逃脱。

在第一个房间就耗的我冒汗,求助后才拍大腿,卧槽????第二个房间依旧卧槽?????第三个房间则是那个汉字的锁,暴力破解法也是卧槽??????出来后,大家的鞋裤子衣服手都红红红,各种姨妈红少女粉。

3

所有人挥手告别,微笑着,将再见说出,然后踏着时间离去。不知学过空间坐标系的我是否能计算我们再一次相遇的时间,空间,事件,结果。当谁将手机解锁,然后打开照相机,将所有快乐封锁在.mp4的文件然后通过网络传播给另一些人指着屏幕说这是我的某某某当时我们玩的是某某某;当谁把一袋羊肉卷下锅,冒着泡的汤瞬间被压下变的波澜不惊,然后为歌颂千年的美食而潜伏着直到下一次沸腾,当谁望着空荡荡的房间望着破碎的相框望着写了一半的狗血小说而抱头哭泣。然后矫情的说着阿西吧去你的青春,拉开窗帘,五点一刻的天空,是孤寂和遗憾交织的黑。剩下的是迷茫的不知道阳光的双眸。

4

戴上耳机,放的是某组合的歌曲,简直要震死人的音量和对面拿着手机拍摄并不是很清楚说着什么的EggySu,其实我早就知道那个口型。就算是“杨锐傻逼”。但是我到最后都不敢相信,我到最后都只猜对了这一句话。傻逼。

或许我是知道我是傻逼的?手动滑稽。要么就是一直笑场的“请相信我”。已经玩了快一学期,早已经练到睁眼说瞎话的地步,但是为什么还是笑了呢。哈哈。或许只是因为想笑吧,拿着某搞笑向的漫画当幌子。就因为这一天,我为什么要板着脸呢。我要制造快乐啊。就算,我毫无贡献。这场欢笑满载的盛宴是以我开头,但却不知何时收尾的闹剧。成了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

5

不再吹牛逼,不再炫耀,不再说话,不再有表情。或许这就是我想要的成长,这就是我抛弃的幼稚。不会再跟别人说,看,你能把这关过了吗,连怎么玩都不懂吧;哦,当时成套买的小说,不能借你,但你可以在我家看;诺,我又会做的一道菜,也不是特别难呢;哈,就是上了个补习班而已,你把那张卷子放下。

现在想想真是够好笑。好笑的我都觉得可耻。

越长大越孤单,说的就是这个?把这些像孩子气的话都扔掉,然后成为多数认可的大人样子?

当初的童言无忌,当初的海誓山盟,当初的未来憧憬,现在都成了幼稚可笑的回忆。本以为这叫做成熟,但,不累吗。

6

每年一次的聚会,我看到了我成长,也看到了我那疲惫的身影,就算是什么都没干,高不成低不就的成绩,半途而废的小说,或什么工程软件啦,什么计划啦,就算这些都成了屁。但是我还想着去校对修订着别人的故事,想着怎么措辞,怎么委婉的告诉他们,搞对象什么鬼啊;父母是不能选择的啊;人生别太悲观啊;别在意啦,那些人都是doge你还有空搭理?然后我却忘了。有没有给我自己开一个心理咨询室。

我曾说过,人生就像玩游戏,打怪、撸副本、磕血瓶、开团战,都是为了积攒经验,然后升级,而你攒经验的过程就叫成长。

然而你要知道,毕竟人生和游戏不一样啊,游戏一局就四十分钟,或者到80级就到头了。但是人生不一样啊,游戏没有朋友,游戏只有战友,游戏没有父母,游戏只有商店和初始给你的金币,游戏没有工作没有挣钱没有成名没有炒作没有腐败没有背后捅刀也没有死也和你在一起就算世界与你为敌我也要与世界为敌的感情,游戏只有攻速只有破甲只有八大职业只有主线任务支线任务只有战队只有大喇叭只有刷钻只有盗号只有那剧情和浮夸的配音。

讨论组再没有一个人说话。沉寂。仿佛讨论组就只是为了聚会而建。但是好像没有什么不对。一堆四个月也不见一次的人,一堆时差都按分钟算的一群人,就算上线都永远不在一个点的一群人。或许只能指望如期而至的聚会了吧。

但是就像我初三的时候就曾对宛如家楼道喊过的一样,“我们马上就中考了,到时候谁有时间再聚会啊,我们都将各奔东西了啊!”如此悲观却又真实的句子。

就算高一时一群人冒着雨,愣是吃油炸食品吃饱的一群人。啪啪打我脸,就算那时我快乐的忘了哭泣,但是你不能无视,一堆人在这新信息时代,每个人拿着手机平板能各玩各的玩到凌晨,然后才发现每个人都想说些什么又收了回去。

谁从大天朝提前一个月买票,背着复旦的包,告诉我,咦,我们的背包好像。眼中闪着对未来的憧憬;谁告诉我,Home不能按,要用Assistive Touch的虚拟按键,然后突然发现界面全是英文。口中叙述着大智若愚的幸福;谁在我催促下却还是不动地方,只能我去把那有些乱的房间整理一番,然后有一搭没一搭的边操纵鼠标键盘边说着有点想去日本留学呢。动作里毫无保留的暗示着无畏;谁总是出着鬼主意时不时神吐槽一下或是叫一堆人风风火火去厨房把食材整理的有条有序。神态描绘着永远不会悲伤的心态和智慧。

而,我呢?

99+

不知道某位大忙人打开聊天软件,会不会被99+吓到。很少提起他,只是因为总是某些原因,总碰不到一起。总会以为,是不是他并不把我当做什么。然而当我想起那天他把我们带到他哥家的时候,为难的他硬是被我拽进了公交车的时候。我知道我又被打脸了,这节奏,车震都没这么带感。一年两次啪啪啪。

我笑了,在他弹起他的吉他的时候,我笑了,什么时候我能把这悲观的情感用在小说呢,少在这儿装玛丽苏。

你看他们为了聚会那么的努力,你还玛丽苏些什么呢。

是啊,我玛丽苏的是我自己。可喜又可悲的成长了,变的不一样了,看到的也不一样了。言语动作神态,或多或少我能了解些什么,而我所解读的内容却让我沉默。然后我也选择了沉默,沉默对沉默。孤单对孤单。成长对成长。

而现在,沉寂的列表里。我却仿佛是为了曾经所说所做而弥补些什么,打开输入而删删减减一会儿又清空关闭。酝酿了许久,突然想到这种感觉。重新凝结成三个字,一个人。

一个人拿着参考书,一个人画涂鸦,一个人将背包整理,然后一个人乘坐公交车驶向未来。

好晚了,安静的只有键盘的敲击声和风扇的微弱运转声。

然而总觉得会有一个窗口,闪烁着提示99+然后让我突然失声痛哭。

你说好笑不好笑。怎么又在玛丽苏了。

99+多简单。

刷屏就行了啊。

Lonero

2016.2.15  22:17

评论

热度(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