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仍未知道那天一直流泪的原因

很久以来一直都在奇怪。看过的感人桥段有很多,甚至整个电影小说漫画动画都是被贴上泪番的温馨治愈系,但是唯独,未闻花名是只要一想到就会鼻头一酸,哪怕再回忆一点,就会有泪在眼眶打转的程度。
一直在奇怪,为什么。为什么看着短短几集的日本动漫,除了第一集除外每集都能哭十多分钟,为什么看算是补充的一个多小时的剧场版,也能从头哭到尾,为什么听着原唱是Zone在2001年发行的某专辑里的现在作为片尾曲的secret base也还是会时不时用纸巾擦去泪水?
好长时间我都在安利这部番,然后就再也没敢看。
没敢看。
这三个字是多么让我心痛。
对于面码,对于仁太,对于鸣子,对于雪集,对于鹤子,对于波波。曾经要好的玩伴,曾经永远的超平和Busters。
在两个时间线中穿梭,前面是因为一场彻头彻尾童言无忌却又引发了重大后果的闹剧,后脚又是尚未步入社会却也都渐渐走向成熟的勾心斗角,用面码作为中心来将两个时间线缝制在一起。
每个人都以为面码的死和自己有关,每个人也都在罪恶的拷问下活到了现在,而作为宣泄口,便是盲目的互相推卸责任,以求内心宽恕自己。

日本的所有作品都会有批判人性的身影,甚至你都找不到一部没有拷问人性的瞬间的作品。
然而在东京食尸鬼等直接将人性的冲突彻底撕裂给你看时,未闻花名走了另一个路线,则是对过错和又因此而产生的过错的全部原谅。
当仁太想不让面码成佛而阻挠烟花点燃的瞬间,当口嫌体正直的雪集拿着发卡发呆的瞬间,当波波像玩笑一样说着面码你快出来啊却已经流泪的瞬间,当小菊花望着手中的信纸想到当初自己说出口的言语的瞬间,当鹤子从来都是毒舌但其实在内心默默祈祷的瞬间。还有当面码妈妈崩溃又激烈的表达多年来对这一行人恨意的瞬间,仁太妈妈笑着对面码说好希望仁太能表达自己的情感的瞬间,仁太爸爸望着黑白照片说着我们生活很好的瞬间。
当面码成为佛之前,所有人都看到面码的瞬间,一切的一切都在我喜欢你之中消逝。
每个人都在背负着沉重的罪恶感,面码说我喜欢你;每个人都为了自己而互相猜疑伤害恶语交加,面码说我喜欢你们;每个人都赎罪般为了面码的心愿而忙东忙西却又再次心怀鬼胎,面码说我最喜欢你们了。

哭的是我们。
哭的是他们。
哭的是曾经。
哭的是未来。

有人说被封为神作是不是有点过?
我不是专业的我不能评判。但至少在我心中,它是经典。
经典的是日本漫画多为撕裂型切斯底里的抨击人的内心时,未闻花名却用另一种,洗涤的方式告诉我们,就算人性是黑暗的,还有一个面码在捉迷藏结束之时用微笑告诉你,没关系啊,总有人原谅你的所有傻,所有疯,所有互相发酵扭曲黑暗的图画。

这就是我到现在都在哭的原因吧。

还有题外的一点,片尾曲secret base也作为Zone10年回忆的特别曲目。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花的名字
我们也仍未知道那天一直流泪的原因


Lonero
2015.02.29 22:55

评论

热度(6)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