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人真是逊极了!”“快走,看什么酒鬼,多脏。”

曾经在聊天室遇到一个人。

后来我们成为了好友。

在我最近的一段时间里,从去年十月份到现在。我和他经常聊天。

更多的,我成为了倾诉者。而他是倾听者。

我很享受这个过程。因为一个人或多或少内心都会有些“垃圾”需要清理。
而时间长了,我发现,作为朋友我一味的“要求”而另一方一味的“给予”,这样会很不公平。
没有谁天生就需要无条件的做一个接受者,去承受某一个人的“负能量”。

因为抑郁症刚有好转的我急需要一个调节情绪的窗口,因此看见了一颗稻草便拼命的抓紧。

等我回过神了才发现这样的做法实在太……怎么说,反正我觉得特别别扭,特别不公平。因此我开始忍受。虽然一开始我也是这样做的。

我不会什么都跟他说,尽量克制自己去“发泄”,而更多的作为一个朋友,去分享。后来我们就讨论些别人感觉很有病很有派头很装逼的话题,什么人生意义人际交往社会阶级世界运转,很扯对吧。
但更多的是讨论音乐啊,番剧啊。
每次都是我主动联系他,每次话多的都是我,像个好奇宝宝一样。当然他也会时不时“抽风”,主动丢过来一个链接,告诉我这个简直笑死了。

我很高兴,我能有这样的一个朋友。
一个目前只存在于聊天软件里的朋友,莫名的使我更能感受到什么叫有事就说有屁快放的朋友。我不用在意什么面子,不用了解什么利害关系,不用承担后果,只需要注重这个过程。

而作为一个bisexual属性的我,莫名就将喜欢这个朋友的情感上升了一个档次。
有的时候真的忍不住幻想,我的另一半如果真的如此“承受”我的一切,也不失一个好选择。

因此无论他说什么,甚至那些“父子”略带占便宜性质的玩笑,我都真的一笑而过。
感觉要照以前的我,狮子座的性格定会怼回去吧。

但在某一天,其实也没讨论什么。
几首音乐好听,某番剧笑到炸裂。
其实和往常一样的,遛遛嘴皮子。
但就在最后互相道晚安的时候。

不知道为什么,他开了一个黄段子的玩笑。
大概就是:我要让你怀上我的孩子。
当然,只是一个表情包。

虽然表情包上的字眼没几个好听的。
但我从来没有用过甚至仅仅存过类似的表情包。
因为我知道这些字眼以为着什么。
虽然我是一个性开放的人。
但并不是代表我可以不分场合不分地点不分人去接受这种“玩笑”。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就在玩笑的前后都加了引号。
因为我也不太确定这是不是玩笑。

话说回来。
我觉得很难受。怎么说。
像吃了屎的感觉。

但我还是接着这个“玩笑”往下说,虽然我对性别没什么限定但我还是需要考核的,而且你表情包上的动物太丑了,我觉得应该换一个二哈,这个除了狗叫以外什么都会的神奇物种,但又觉得作为一只猫比较好,因为可以一直睡觉,后来觉得做个酵母菌也不错,死都不知道咋死的。

他说:那让你怀我的小喵喵。

突然某些东西就在此刻如崩断的弦,清脆的响声回荡在我耳边。

我试图另辟蹊径,我试图转移话题,我甚至试图催眠自己:呀!杨锐你和朋友开荤段子的时候也不没这个那个的嘛。

但我知道我的荤段子从来只是叙述某个部位,而不是针对某个人。

不不不。一定是我想错了。

我就顺着他的说吧,我说,有仔就不好啪了。

他说:我有点小激动了,来上床。别考核了。

后来我才知道某些东西,就算只是一个起点,也代表永久,就算未碎,也永远有裂痕。
只是现在,它已经开始瓦解。
逐渐脱离它的运行轨道,渐行渐远。

接下来它发了一个熊本熊的表情包,配的文字是,晚安,需不需要一个晚安吻

我说,你这个吻有点大。

我的本意只是说熊本熊脸确实有点大。

他说:我知道,你就喜欢这样的。
还给了我一个这样的😏 emoji表情。

最后的防线彻底攻破。一点一点侵蚀它未涉及的领土,然后高傲的插上红旗。

我说:你今天怎么了。
我并不是很喜欢这样的玩笑,但可能是我太敏感了,太开不起玩笑了吗?但无论如何,这样的玩笑我不想听到第二遍。除非你想终止我们的友谊关系。
但我全删掉了。
最后我说了句,算了,好梦。

今天是周日。距离周四才不过三天。
但我却需要回去查聊天记录才能将“剧情”还原的程度。

因为我想忘掉。
我告诉自己,一定是别人说的,一定是手机给朋友了,估计是一场误会。
但没有。没有解释,没有抱歉。
我不得不承认以上的言语就是出自我所认知的他之口。

为什么有些喜欢他呢,甚至比朋友还略高一层?
因为他善解人意,隐忍,有独立思考能力……
但我再试图往下排比的时候,发现有什么想法在我脑中诞生。
或许,我是说或许。
这一切只是吊桥效应呢。

只是当初在我急切需要一个窗口去发泄的时候,他给了。
因为我的情绪受到了行为的影响,所以我才会将他建设成一个“完美”的人。

我曾经和他说过,是不是觉得我很脆弱很敏感什么事情都会多想,很负能量很悲观,有自己的想法但完全无理取闹的一个人?其实很多话我真的只对你说过,现实生活中的朋友有的是,真心的没几个。但就这几个我也不会说的。 不是不信任。而是一种。莫名的隔膜。某些话如果不是遇见你可能一辈子都会烂在肚子里。

他说:你不用猜测我想没想,因为我从来都没这么想过你。我很开心成为你的那个特殊朋友,能让你变坦诚。

看吧,他永远是一个“完美”的人。
“完美”的人怎么会犯错呢!

我以为。这样的关系能维持到永远。
但看遍番剧的我不懂得一个道理,不要立FLAG。

是的。周四就是一个弹幕爆炸的日子,如果有观众能津津乐道这种故事,我敢断定,你是正常人。

立FLAG这种事情多么戏剧化!但我却笑不出来。

今天我习惯性的打开某个软件,然后发现消息那一栏不再有他了。
要知道就算强迫症的我,有些人的消息我也不会移除的。
但此次例外。
翻看以前的聊天记录。
觉得这一切都来的太突然。
总觉得就是两个人。就是两个人。
我所熟知的这个人绝对不是说出这种话的人。
但我失败了。
我无法催眠自己。

这让我想起曾经,也是在网上认识的一个女孩。
一个音乐上的合作。
我提供作曲,虽然我也能提供作词,但我觉得要给年轻人一个机会,就告诉她,作词你可以自己写。
然后只是指出了她作词的一出小错误。
就惨遭黑名单打入冷宫的待遇。

从那以后我认定,网上的人都不可信,这种信叫做了解与信任。
和真实世界的朋友绝对没法比。

我以为这次,会不同。

但就像我惨淡的人生,我又一次败给了现实。

我手足无措的望着屏幕,像一个还刚刚开始喝酒的小生。眼神游离,身体飘忽。自知未醉,却昏倒在街旁。
叫人说笑。
可怜。

2017.05.28 10:32

Lonero

2017-05-29 热度-1
 

评论

热度(1)

© Powered by LOFTER